汤姆视频
APP即时掌握第一手 免费成人影片
欢迎观临汤姆影院!最新域名:https://app.tom269.com
帮助中心
返回顶部
汤姆视频
APP即时掌握第一手 免费成人影片
https://加载中...
×
×
你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色小说 > 古典武侠 > 【被弄變態的淑貞人妻(又名:露露和娜娜)
【被弄變態的淑貞人妻(又名:露露和娜娜)
时间:2018-12-26 17:20:28

【被弄變態的淑貞人妻(又名:露露和娜娜)

當妳還不懂這個世界的時候,妳進了一家門店,門店沒有匾額,服務只是洗

腦,店老闆告訴滿是求知欲的妳,腦子洗洗妳就什麼都知道了,於是妳躺下,他

為妳做了貼心的服務,然後妳出門,妳以為你明白了一切,妳好開心,但是有一

天妳慢慢發現,自己好像是楚門世界裡的楚門,妳靜下心來,漸漸的,發現了越

來越多的蛛絲馬跡。。。到底什麼才是正經的女人?到底什麼叫下賤的女人?到

底什麼才是正常的女人?女人應該怎樣在這個男人的社會裡面生存?。。。妳或

許一整個快要瘋掉了,當妳快要瘋掉的時候,想要搞清一切的時候,正巧有個女

孩子出現了,她交給妳一本書,妳看見書皮上印著書的名字【被變態的人妻】。

。。。。。



  (甲)


  「你為什麼叫露露?」露露的丈夫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在問做家事的露露


  「我就叫露露啊,這有什麼為什麼,名字還不是父母起的,我哪裡知道。」

露露用細細的聲音嗲嗲的對自己丈夫說。


  「我看你就是個騷貨,是不是有裸露癖,露陰癖的愛好?」


  「你閉上嘴好不好,我不想理你。」露露頭也沒有抬起來,繼續自顧自的擦

著桌子。


  露露今年26歲,和她的先生結婚已經有不到兩年了,露露從小就沒有爸媽

,是被叔叔撫養長大的,露露長得很漂亮,但是性格不太外向,丈夫是通過叔叔

介紹認識的,畢竟露露不是叔叔的親生女兒,露露剛大學畢業,叔叔就幫露露介

紹了一個男朋友,間接的催她結婚;露露也不想再過寄人籬下的日子,她想有一

個屬於自己的家庭,過夢想中王子公主的生活。


  但是露露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嫁的丈夫雖然在社會上成績有佳,但偏偏是一

個喜歡沾花惹草的色情狂,露露在婚前其實已經發現他有這些毛病,但是露露天

真的覺得哪有男人不好色的,而且為了使自己快一點過上幸福的婚姻生活,露露

就沒有太過理會。


  露露身高不矮,長相超正,大大的眼睛,翹翹的鼻子,性感的嘴唇,外加一

束馬尾,是一個叫任何男人都會性幻想的對象;露露不是太過骨感的那種美女,

身材勻稱略帶一些豐滿,尤其是那對衣服都快包裹不住的乳房和身後翹翹的肥臀

,從國中時代就引來色狼的惦記,露骨的情話和本不該早知的性事,一遍一遍灌

進露露努力閃躲的耳朵。


  不過露露非常把持得住自己,沒有被他們虜去,露露覺得自己的第一次就應

該給自己的丈夫,婚前性行為是壞女孩子才會做的事情,她從來沒有想過這些她

持守在心的真理最開始是誰講的,但她覺得這些就是真理,因為這個社會就是這

麼定義的。


  不過露露真的堅持到結婚那天,把第一次給了這個男人,結婚當晚,她的丈

夫像餓狼一樣撲在露露的身上,差一點就把露露撕碎,不過露露心裡覺得很開心

,因為她覺得自己真的是一個標準的正經女人。


  露露婚後就做了全職太太,每天認真的操持著家務,他的丈夫則去離家工作

,下班回來吃她親手燒的飯菜。不過隨著結婚的日久天長,丈夫晚歸的次數越來

越多,露露覺得男人就應該以事業為重,她只管操持好家事,不叫自己的丈夫分

心就好了,也有人告訴露露,小心丈夫在外面沾花惹草被人搶了位子,不過露露

從來不放在心上,她覺得自己沒有對不起自己的丈夫,自己的丈夫為什麼會那樣

子做呢。再說露露堅持騙自己說好色是男人的天性,不好色那就不是一個男人了

,所以即使丈夫再晚回家,露露也準備好洗澡水還有暖床等丈夫回來。


  露露今天在家穿了一件緊身白T恤,下身穿了一件包臀的土黃色及膝裙,腿

上包裹著深膚色褲襪,腳上踩著淡粉色的家具拖鞋,露露刻意的把自己打扮成已

婚輕熟女的樣子,她覺得正經的女人就應該這樣,她不敢穿得太過暴露,也不敢

穿得太不性感,她擔心丈夫生氣,也擔心自己不能叫丈夫滿意。


  露露的丈夫眼睛一轉不轉的盯著露露的身體:


  「我看你就是一個騷貨,是不是經常幻想自己是一個臭婊子。」


  露露剛擦過桌子又開始拖地,沒有理她的丈夫;她的丈夫經常這樣,不過露

露覺得她是自己的丈夫,他說什麼就不理他就好了,不然又能怎樣。


  「臭婊子怎麼不說話?不要拖地了,是不是想叫我用拖把拖你的騷穴,再拽

著你的頭用你的嘴唇打手槍?」露露的丈夫站起身來,站到露露的身邊,一邊摸

著露露的豐滿的屁股,一邊猥瑣的問著純情的露露。


  「你不要鬧了好不好,把地板都踩髒了,剛剛拖的,還沒有乾欸。」


  「地不要拖了,你快一點脫了吧,臭婊子想脫衣服就直接脫好了,不需要給

我什麼暗示。」


  露露的丈夫一邊說著,一邊把露露推到廁所裡面。


  「你幹什麼啊你?」


  「自己把裙子撩起來,自己露露,你他媽的露陰癖。」


  「你不要亂講好不好?」


  「你不脫我晚上還去酒店找那些美眉,那些美眉會給我脫的,你脫不脫。」


  露露聽自己的丈夫說到這裡,只好低下頭慢慢的把土黃色的包臀裙子撩了起

來,撩到腰際,露出被超貼身褲襪緊緊包裹住的三角地帶,露露穿的膚色蕾絲內

褲在褲襪裡面隱約的顯露著,一抹完美的弧線從露露的小腹一直收縮到兩腿之間

,裡面好像有個害羞的小嘴巴正對露露說着不要不要。


  露露的丈夫經常這樣用找別的女人的方式要挾着思維傳統的露露,露露覺得

做愛只有那種教科書式的男上女下,但偏偏自己丈夫的花樣超多,自己不得不去

努力的忍受去滿足他,一是因為露露覺得這是做一個合格妻子的責任,二是露露

其實也不想叫丈夫去沾花惹草,露露嫉妒那些酒店的女孩子,她雖然有她們一樣

的美貌,但是自己站在她們面前,卻會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自卑。


  露露低著頭對丈夫小聲說:「可以了嗎?」


  「什麼可以不可以了?把褲襪褪下來,再把內褲褪下來,露出你騷騷的陰毛

。。。你知道嗎?前幾天我去酒店,那個叫娜娜的女孩子,她一邊陪我喝酒,我

一邊偷偷的把手伸進她的裙底,摸得好爽的。。。聽說她有經常蹲在舞台上給客

人們表演尿尿。。。」


  「你不要講了好不好?我也可以為你做,只要你不要再去那種地方。」


  「那我要看你的表現,你個騷貨,聽名字就那麼的騷。」


  露露沒有再說什麼,慢慢的把褲襪和內褲褪了下來,一直褪到膝蓋處,露露

害羞的低著頭,雖然已經結婚一年多了,但是露露在一些性方式上面還是放不開

自己,露露固執地認為除了教科書裡面的男上女下,其他方式都是妓女才會做的

,露露不想叫他的丈夫看自己為妓女,露露也不想扮作妓女,她覺得自己就應該

是貞潔烈婦,那才是合格女人的樣子。露露的固執是超難扭轉過來的,因為她從

很小時候就把這個觀念埋藏在了心裡面,她在這個社會裡面聽,裡面看,學習如

何做才是最正經的女人。


  「可以了嗎?我只想叫你正常一些,不要經常看那些色情片。」


  「我哪裡有不正常?你他媽的,老子娶你就是為玩你的。」露露的丈夫說完

,笑著用手拽了露露的陰毛一下,露露向後躲了一步,她真的不明白為什麼她的

丈夫會是這個樣子。


  「自己扭屁股,一邊扭屁股一邊自慰。」


  露露低著頭含羞的開始對著自己的丈夫慢慢的扭動起屁股來,一隻右手不情

願的伸向小腹下面那片兩腿之間,露露被自己的丈夫調教了一年多的時間,也學

會了明白了不少的性愛方式,但是這些方式在露露腦子裡面全認為是變態的,不

正常的,根本不屬於自己這個冰清玉潔的輕熟女郎。


  「好了嗎?」露露小聲的問了丈夫一句。


  「他媽的,你不叫啊,不叫就說好,每天怎樣子教你的,你他媽的是豬腦子

嗎?」


  「我們生個孩子吧。。。如果你想做,我們可以到床上去。。。」


  「哪裡有那麼多廢話,老子幹你都幹膩了,你沒有厭倦嗎?玩點新花樣,開

心一些,臭婊子。」


  「我說過很多次我不是臭婊子,我是你的妻子。」


  「呵呵,妻子就是免費的臭婊子,你比婊子還賤。」


  「請你嘴巴乾淨一些,你現在真的超不正常,我們可以去看心理醫生。」


  「我看你應該看心理醫生,你他媽的。。。」露露的丈夫狠狠的踹到露露的

腿上,把露露踹倒在廁所冰冷的地上。


  露露簡單的打理了自己覺得有些凌亂的髮梢,扭過頭正視了她的丈夫一眼,

她現在有些後悔和這個男人結婚,但是在她的心裡面男人就是這個樣子的觀念還

是根深蒂固,妻子就是專職伺候丈夫的,但是她希望丈夫可以按照教科書上面的

方式和她做愛。


  「坐在地上繼續自慰,像母狗一樣的叫,我會給你錢的,哈哈,兩百塊。」

露露的丈夫從口袋裡掏出一張不知從哪裡弄來的沒人會要會花的蔣介石,團成紙

團,扔在露露的腦袋上面,露露好想找個地方靜一靜,躲起來,但是她沒有爸媽

,沒有地方去,她把所有的寄託都託付在了這個男人的身上,她只能忍,自己還

在不斷的騙自己這都是暫時理所當然的情況。


  露露自己靠著廁所的牆壁坐在地面上,把雙腿蜷起來分開,閉着眼睛,用右

手慢慢的揉弄著自己的陰部,小聲的呻吟起來,露露自慰是她的丈夫教給她的,

她只在丈夫強迫她的這種時候才會自慰,平時即使有性愛的衝動,也不敢自己用

手碰一下自己的陰部,她覺得那都是壞女孩才會做的事情,她只會用繁忙的家事

來分散自己的性欲,或者出門去逛超市什麼的,努力叫自己忘記從下往上這種渾

身不自在的感覺。


  「看你叫的,多像一隻母狗啊,真的好騷,你是不是露陰癖?裸露癖?」


  「我不是。」


  「你他媽的,結婚快兩年了,你還嘴硬?說自己是!」


  「我不是,我是你的妻子,請你尊重我。」


  「真他媽的沒意思,我出去了,晚一些回來。」


  露露的丈夫帶著滿臉的不滿意,氣氣的站起身來,換好衣服,就匆忙的打開

家門,砰的一聲把門再重重的關上了,留在這屋子裡的只剩下衣冠不整站在房廳

裡面的露露,帶著心碎和不安,自己捂著臉,慢慢的哭了出來。


  露露在想她到底做錯了什麼,她從小到大都在努力的把自己打造成一個合乎

社會規範的正經女人,學校是這樣子教的,社會是這樣子定義的,她以為男人會

因此喜歡她,肯定她,尊重她,結婚以後丈夫肯定因為她的這些珍惜她,超愛她

,但是為什麼自己的丈夫和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樣。露露好怕,因為她不知道自己

該怎樣去做了,她也害怕丈夫有一天真的像其他人講的那樣拋棄她,那樣子她將

會無家可歸。


  露露雖然心裡堅毅的克制住自己的性衝動,但是身體卻不聽話,剛才那樣毫

無羞恥的自慰,叫自己的身體有了一些反應,但是露露好噁心自己,覺得心裡超

有負罪感,她回到廁所用冷水洗了臉,然後擦乾,回到臥室躺了下來,想用睡眠

來沖淡從陰部而來的衝動,也想快一點度過這一段丈夫走後的不安心慌的時間。

露露知道,她的丈夫又去尋花問柳了,她的丈夫不但在公司沾花惹草,晚上還會

去各種酒店色情場所,不是別人和她講的,而是丈夫親自對她說的。並且丈夫還

給露露看了他消費過的酒水單,親自給露露講了如何和那些酒店妹在一起鬼混的

經過。


  露露也想去那些地方找回自己的男人,一家挨著一家的敲門,進去找人,露

露不是沒有嘗試過,但是她有一次鼓足了勇氣來到了酒店街巷,看見一個一個穿

著包身超短裙化著濃妝的陪酒女郎走過她面前的時候,她怯懦了,她覺得自己在

她們面前像一個傻子,像一個白痴,她害怕自己被她們嘲笑,奚落,她的矜持在

這片空氣裡顯得格格不入,她最後靜靜的離開了那裡,消失在剛剛下公車的車站

,好像自己從來沒有來過一樣。


  (乙)


  「哎呦喂,看是誰來了。」坐在吧台上的酒店公主們看見露露的丈夫一起笑

著對他打招呼,露露的丈夫蠻有錢的,經常來這種風花雪月的場合消費,而且每

一次都絕對不會叫老闆失望。


  「我來看你們來了。」露露的丈夫面帶猥瑣的淫笑說。


  「不在家陪老婆,來我們這裡偷懶,請假了嗎?」我在一邊側著頭笑著說。


  「是他老婆生理期到了,他老婆和他請假了。」小雯接著我的話半帶嘲笑的

對露露的丈夫說。


  露露的丈夫坐在我的身邊,「還是娜娜好,不像你每次都叫我聽了心痛。」


  「我有叫你心痛嗎?只不過和大家講你老婆生理期到了。。。不過也說到你

心窩裡面了,雞巴沒有用武之地了是不是?」小雯翹著修長的高跟絲襪大腿,笑

瞇瞇的看著露露的丈夫。


  「哈哈,你亂講,那個臭婆娘還有兩個洞叫我捅,我怎麼會沒有用武之地。

。。我說小雯,你學一學娜娜,從來安安靜靜的,在安靜中叫我腎上腺素超速上

升,這是一種未知的魔力,嘿嘿。」


  「你不要亂講了,我是被累到了,工作快有一整天了。」我在旁邊趴著說。


  「和我說說,今天幾個男人幹了你?」


  「你亂講什麼欸,這裡又不是妓院,。。。」


  「哈哈,哈哈,不是妓院,來叫我摸一下。」露露的丈夫淫笑著,就把手伸

到了我的裙底裡面,隔著褲襪和內褲用力揉了揉我的私處,我大叫了一聲:「啊

!。。。」


  「叫那麼大聲?超爽是不是?」


  小雯她們在一邊嘲笑著露露丈夫一點也不懂得溫柔,我沒有理睬她們,直接

拍了一下露露丈夫的額頭:


  「爽你個頭啊,。。。不過超有感覺,渾身癢癢的,想要做愛,呵呵。。。

點什麼酒?今晚多喝一些再回去,回家睡覺,不需要想老婆。」我壞壞的瞇著眼

睛笑著看著露露的丈夫。


  「叫我爽一爽?」


  「不喝點什麼助興嗎?」


  我說完,露露的丈夫就點了一瓶比較貴的洋酒。


  「你又喝一瓶?」


  「不醉不歸,嘿嘿。」


  「哎呦,還是娜娜懂你的心,每次都弄得你不醉不歸。」小雯站起身走到露

露丈夫的旁邊,雙手扶著他,我沒有說一句話,心想嫉妒我就嫉妒吧,反正這個

月的業績我已經超額完成了。


  「你下次也學娜娜那麼安靜就好了,我也會找你的。」露露丈夫摟著我起身

,坏笑著把話扔給小雯,就帶我去和老闆講好的包間。


  「下次給我們講一講你老婆底下有多大。」小雯對著漸漸走遠的露露丈夫喊

了一句。


  「我頭和大腿都能放進去啦。」


  這些女孩子你一句我一句的嘲笑著露露,只為了討好眼前這個男人。


  (丙)


  到了包間裡面,露露丈夫色迷迷的拍了我的屁股一下,我還是按照老規矩,

先把門鎖好,然後把裙子撩起來,把內褲和褲襪褪到膝蓋那裡,光著下半身露著

陰毛露著屁股溝給露露丈夫倒酒。


  「還是那麼誘人,每次來都是那麼的新鮮。」露露丈夫色迷迷的看著我,用

手捋著我小腹下突出來的陰毛,我稍微躲開一下,擔心他的髒手摸到我的私處,

畢竟是來消費的客人,我不敢有一點得罪,只能用大家都開心的方式保護好自己


  「躲什麼?」


  「你拽痛我了,快喝吧,你說好了的不醉不歸。」我給他倒好酒,就依舊光

著屁股坐在了他的身邊,我又裝著起身了一下:「我得把內褲提上去,肚子有些

涼涼的。」我擔心他的髒手摸到我的陰部。


  「叫我看一眼,叫我看一眼。」


  「哈,你還沒看夠喔,每次來都要看。」我又是稍微的躲開他,站起身子來

,自己對著他扒開小腹下露出的那點陰唇。


  「聞一下。。。哇,好騷。」


  「你變態欸。」我笑著就匆忙提上了內褲。


  「哇,還是粉色透明的內褲,穿著是不是有想要被幹的感覺?」


  我又重新坐到露露丈夫的身邊,他一把摟住了我,我端起酒杯對他說:「快

喝吧,喝完了你就知道答案了。」


  「哈哈,騙我,我喝醉了你就把我丟出去。」露露丈夫用摟住我的手用力的

揉了揉我的胸,吻了我一下。


  「不怕被唇膏吻花?回家你老婆發現會揍你。」


  「揍我?那個臭婆娘還沒有那麼大膽子,我不揍她就好了。」


  「她還是那麼性冷淡嗎?」


  「當然嘍,她不冷淡就不正常了。」露露丈夫喝了一口酒,放下酒杯,用手

輕輕的隔著我的內褲揉弄著我的私處,講真,上班快六個小時了,我的底下都快

被這樣子揉腫了。


  「多陪陪你老婆,你不要總來我這裡。」


  「就是這一點,你就叫我好喜歡你。」


  「不要亂講了,我可以陪你一時不能陪你一生。」


  「但我就是喜歡你,不知道為什麼,來,你也陪我喝一杯。」


  「我喝了一天了,真的喝不了了。」


  「不喝我就生氣了。」


  露露丈夫用手指隔著我的內褲往我的陰道裡面輕輕捅了捅,我故意的裝著呻

吟起來,想趁機躲開這一杯酒,講真,如果智商低,這一天下班就會爛醉如泥,

做不了半個月就會主動辭職,好多酒店妹之所以陣亡就在於她們在這種地方太過

老實,腦子不快。


  「我靠,那麼敏感欸,叫的好騷,叫我再親一下。」


  「你把人家弄到了嘛。」我裝著酥軟的聲音,摟住露露丈夫的脖子,把一邊

的臉給了他吻過來的臭嘴。


  「把屁股翹起來,叫我幹兩個回合。」


  「不要講笑了,這裡沒有那種服務。」


  「那我們去開房間,附近就有的,我等了你超久了。」


  「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我給你打飛機,然後讓時間叫我們的愛情升溫。」我

輕柔的貼著露露丈夫的耳朵說。


  每一次的這個時候,都是我頭腦飛速運轉的時刻,既要叫客人不能有非分之

想,又要把他穩在自己的身邊,因為我知道,我如果答應他去開房間,他再過兩

次就不會找我來了。有的新來的酒店同事,經常和經紀抱怨,客人流失,其實都

怪她們自己沒有摸好男人的脈搏。


  「好喔,喜歡叫你擼我的雞巴,你先給我擼,慢慢升溫再去上床,嘿嘿。」


  「不點一些水果什麼的嗎?」


  「你口渴嗎?」


  「我想幫你去去火。」


  「真的好體貼。」


  露露丈夫笑著對我說玩,就叫了一盤水果送來;水果送來之後,我依舊站起

身把門鎖好,然後蹲在地上,為露露丈夫解褲子。


  「這次不要用手,用嘴好不好?」


  「你想把我們這裡變成妓院是不是?」


  我笑著用濕巾擦了擦露露丈夫的陰莖,然後蹲在地上一下一下的幫他擼著,

心想快點射吧,射完再來一個我就下班了。


  每天工作七個小時,其實真的很累,很多人以為我上班不過是花天酒地,其

實我隨時都要應對不同的客人做腦筋急轉彎的遊戲,只有這樣,才可以把男人牢

牢的牽在自己這裡,我想他的老婆露露肯定不懂這些,一定是一個天真純純的傻

女人,即使擁有天時地利人和,卻被自己的男人無辜厭棄。


  「哇。。。好爽。。。」


  「那我輕一些?」


  「就這樣。」


  「喜歡還鬧,自己幻想幹我的畫面。」


  「好喔。」


  「哇。。。快射了,快射了。。。」


  我看準時機,用面紙蓋住露露丈夫的龜頭,精液全部都射在了紙巾上面。其

實我今天也是累了,不想陪這個野男人再玩太多什麼,他來花了錢,射了之後,

就叫他早些滾蛋就好了,我就是這麼想的。


  「好了,再喝一些,早些回家吧。」


  我站了起來,出去洗過手,把紙丟掉,然後又回到了包間。


  「真的想娶你做老婆,後悔沒有早遇見你。」


  「我們才認識不到兩個月好不好,不要亂講。」


  「來,再叫我抱抱。」


  我坐到沙發上面,重新倚靠著露露的丈夫。


  我們又聊了一陣子,露露的丈夫把一瓶酒喝光,就回家了。


  (丁)


  露露的丈夫剛要上樓回家,手機就響了,他搖搖晃晃的拿出來,一個男人在

電話裡對他講着:


  「喂,是浩男嗎?」


  「是我,好喔。」露露丈夫醉暈暈的說。


  「那一船運到韓國的貨已經發過去了,我和你講一下。」


  「好喔。」


  「你講話怎麼暈暈的?在哪裡?」


  「在樓下喔。」


  「你喝酒了?」


  「是喔。」


  「又去那家店?」


  「是喔。」


  「我靠,你不要是喔是喔的,有些內容好不好老大?」


  「和娜娜,玩的開心,她的騷屁股,喜歡那個小婊子。」


  「你把她幹了?」


  「沒有,那個婊子和我裝,但是我還是喜歡她。。。」


  「喜歡她什麼?喜歡她不叫你幹?呵呵。」


  「喜歡她的陰毛,她的絲襪腳,她的高跟鞋,她的騷屁眼。。。」


  「你快回家吧,不要睡馬路上面。」


  「知道,我在家,就要到了,那個小婊子,好壞。。。」


  「你快回去吧,明天我們再聊。」


  「好喔,明天我請你去玩那個小婊子,一起3P她,把她幹的半死。。。呃

。。。」露露丈夫剛要吐,但是被自己忍住了。


  「快回去吧,我掛了。」


  「沒情趣,掛吧,我想娜娜,那個小婊子。。。」


  (戊)


  露露丈夫醉暈暈的打開了房門,房間裡面正燈火通明,可憐的露露一個人坐

在沙發上面,等著自己的丈夫回來。


  「臭婊子在這裡坐著。。。坐著幹什麼?。。。等客人是不是。。。媽的。

。。」


  「你怎麼又喝多了?快進臥室裡面吧,要吐嗎?哎呀,怎麼搞的?」露露看

見自己的丈夫回來,立刻從沙發上面站了起來,攙扶著他,去進到臥室裡面。


  「娜娜,那個小婊子,勸我喝酒,她的騷雞掰,擼我的雞巴,她這個小婊子

。。。」


  露露聽見自己丈夫說的話,就知道丈夫又去酒店找那個叫娜娜的女孩子去了

,露露有些好奇也有些生氣,到底那個娜娜有什麼本事把自己的丈夫騙得神魂顛

倒,自從自己的丈夫認識了她,就經常的早出晚歸,早歸晚出,信用卡賬單上面

的數字飛速的增加,露露咬了咬牙,生氣的對自己丈夫說:


  「你不要被那個小狐狸精給騙了,以後不要去了好不好。」


  「去你媽的,老子喜歡她,要你管。。。哇。。。」露露丈夫剛進臥室,就

吐了滿地。


  「你躺下來,不,你出來到廁所這裡,你不要動喔,我給你去拿毛巾,拿熱

水喝,。。。」露露手忙腳亂的一邊在攙扶著自己的丈夫,一邊又去拿毛巾,而

她自己的丈夫則扒著馬桶不住的嘔吐起來。


  露露的丈夫吐完,露露就幫她的丈夫擦了擦臉,然後攙扶他回到床上躺下。


  「。。。娜娜,我喜歡你,你這個小婊子,我喜歡你。。。」露露的丈夫平

躺在床上閉著眼睛醉醺醺的說。


  「你不要講啦好不好,快一些睡吧!」露露快要崩潰了,但是露露固執的告

訴自己,不可以罵自己的丈夫,不可以對自己的丈夫發火。


  「。。。你個小婊子,娜娜,我要娶你,娜娜,喜歡你。。。娜娜。。。」


  剛要準備打掃臥室地板的露露聽到這裡,站在臥室裡面徹底的呆住了,眼淚

止不住的從眼角流了下來,但是露露對自己說,原諒他吧,畢竟是自己的丈夫,

每天工作那麼辛苦,叫他好好的睡吧,哪個男人不花天酒地,打掃地板,無論什

麼時候,都是自己這個全職太太應盡的工作。


  「。。。娜娜,娜娜。。。呼。。。呼。。。呼。。。」


  露露的老公終於不說話了,進而轉成如雷貫耳的鼾聲,一邊小聲的喊著娜娜

的名字一邊進入了他自己的夢想,而露露自己呆呆的站了一陣子,自己用手給自

己擦拭了一下眼淚,開始打掃噁心的地板。


  露露超費力的打掃完房間,不知道是累了,還是怎麼的,一整個屁股一下子

癱坐在了廁所的地面上。


  露露突然哇的一聲,自己捂著臉大哭了起來,而他的丈夫剛好夢見了娜娜,

他夢見和娜娜在夢裡面的床上,兩個人正在顛鸞倒鳳。。。。。。


下一篇:被强暴了